2013年10月20日

青言


(點圖放大)


畫的時候因為蠻喜歡他的造型就在腦內想像了一些設定,
不過估計不會收成孩子吧....
就當作是與其他孩子有關係的路人甲不過並不算在主要角色那樣XDD

名字為「青言」,取自青苔和輕言之意,
是植物相關的神祇,足蹄落地即會生長苔蘚與蕈菇,
雙手則有讓植物加速生長的能力。

沒有任何關於自己過去的記憶,
會說話但是非到必要絕不開口(絕不輕易開口言語之意)

真正身份是月宮裡吳剛持續砍伐但是完全不會倒下的桂樹,
其實已經修練為仙人「森羅」,
私自下凡找尋與自己陪伴了多年的玉兔好友「白柳」,
卻在旅程當中因為一時的善心違反了仙人的禁忌(即為替天羅轉換靈魂續命一事)
造成他的元氣大傷、仙氣潰散,
情急之下只能拜託僅有見面幾次的義欽照顧天羅之後,
隨即變成僅有此等能力的「青言」。

會取這個名字只是故意表示他的過去無法「輕易言說」,
另外他的模樣就是植物與動物的組合,
就代表他的軀殼根本就連維持桂樹原樣都辦不到,

甚至必須仰賴其他生物的精氣、仙氣才能造就他目前這個模樣,
也因為是集合之體所以會一直毫無目的的遊蕩,
有點接近喪失心志的精怪等級而已。

有點私心的讓他變成森羅的衍生了XDDDD
不過本來森羅的存在就是促成天羅的出生而已,
在內心裡頭也是設定他無法見到白柳,
就算見到了對方也是對他毫無印象的狀態,
算是一個蠻悲傷的角色,
既然要悲傷了就讓他悲傷下去吧,
我喜歡這樣喪失心志四處流浪想不起自己是誰的森羅,
毫無牽掛、牽扯有時候也是一種放下與自由:)




2013年10月6日

十二點十六分






(點圖放大)

由上至下分別是:《惑星少女》《動植物男子》《異髮少女》活動。

每一張都畫的非常開心,
也都有各自想要挑戰的部分。

低潮過了以後重拾想要畫圖的心情真是愉快,
即使低潮之時曾經口口聲聲說著討厭自己作品和無法了解自己的作品到底有何優勢之處,
卻在此時此刻脫口而出我非常喜歡上面三張作品,
真心的喜歡著,
我想這是難能可貴的:)

直至今日就算被外界一些不可抗力的因素嚴重影響,
還是雙手緊緊抱著這些不完美的作品說著我還不想放棄我還想努力我還想嘗試我還想挑戰,
繪畫沒有抽走我的靈感與技能,
只是放任我自己一人面對外在的困難以後再度重新回歸,
像是倦鳥歸巢。

現實生活上的問題依舊棘手,
可是主因並非在我,
那麼至少可以確保自己並不會完全捲入其中無法脫身,
身陷泥沼的人繼續沉淪,
只要別將周圍之人抓著一同陪葬,
我就是看著你逐漸死去也可以,
就這麼死去。